《萌芽》2022.9

栏目页码篇名作者
头条002谁能从沾满败叶的报纸上看到诗意库里里×《萌芽》
小说019壁虎少年神小风
027小游园刘欣宇
散文034歌词城堡杨兆丰
044一万分贝陈晓宇
惊奇 Amazing公开课
048人类沐浴小史王云
惊奇乱讲
056看不见的城市与数字迁徙者(一)惊奇组
连载076命运脱靶人(六)那多
新概念参赛作品选登
084姐妺刘柯依
专栏耳证人
089普里莫 ?莱维的启示云也退
作者简答094项斯微 / 指间沙 / 孙未
编辑部推荐100电影 / 音乐 / 图书
信息台111“新闻晨报?周到”杯第二十五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参赛报名表及征文启事

 


九月,谁能从沾满败叶的报纸上看到诗意

头条

《谁能从沾满败叶的报纸上看到诗意》库里里×《萌芽》
2017年起,库里里开始在《萌芽》连载专栏《三角关系》,在此次访谈中,他以石黑一雄的《别让我走》、鲁迅的《故乡》为例,展示了在理解文学作品时的潜在“公式”,并提醒我们无论是混淆还是过度强调主人公与作家本人的做法都有失偏颇。同时,他结合艾略特、乔伊斯、福楼拜、博尔赫斯、加缪、纳博科夫等作家的写作经验,围绕文学作品如何选择、创造或隐藏细节,以及经典名著中的文本缺陷等问题展开了细致的探讨。

小说

《壁虎少年》神小风
他每周回花莲帮助继母管理民宿,在那些大学生搬进来以后,他努力地学习着怎么和他们相处,像一个正常的、聪明的人那样。一个热闹的夜晚,他站在黑暗的楼梯口往下望,202 房间的租客发现了他。可是,他预先模拟好的几个开场白在心里不断被否定,他们陷入了漫长而模糊的尴尬之中。“嘎嘎——嘎嘎——嘎”,壁虎在催促着他: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了。

《小游园》刘欣宇
“我”出于偶然在这个小镇住下,一天,附近卖葡萄的女人按响了我家的门铃,她说她认识我父亲孙盛。我对父亲印象不深,他的消失很突然,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拥有过父亲。在她的故事里,孙盛自称参与修建了小游园,经常出入她家,她逐渐察觉到母亲在孙盛身上寄托的希望。一天,她向孙盛提议,一起去江边比赛跑步……

散文

《歌词城堡》杨兆丰
在漫长的业余歌词创作道路上,我曾一路遇见很多人:写情歌的哥们,琴行里留恋摇滚乐黄金时代的刘老师,贴吧里的“古风作词大触”,寻找作词人合作卖歌的朋友C……我们以不同的方式在光明的音乐工业城堡外围的荒芜疆域中徘徊着。在无尽的抗争,以及在这些抗争所带来的自我感动中,我逐渐发现了这一过程中的许多悖论。

《一万分贝》陈晓宇
纽约这座城市赋予人深重的探索世界的责任,它提醒我要保持活力充沛,积极融入那个由“we”涵盖的人群中,但这并不妨碍我在大多时候都只是焦虑地穴居,以此来汲取足量的安全感。我沉默地面对着被疫情毁掉的生活,体验身体的孤立与精神的退化。“说汉语的人”是我所珍惜的身份,在世界文学的课上,我在老师的要求下用中文大声念诵北岛的诗歌,没人听得懂我的语言,大家表情木然,但我感动,觉得很美。

惊奇

#公开课#
《人类沐浴小史》王云
从《荷马史诗》中阿伽门农的陶土浴盆、罗马帝国奢华的卡拉卡拉大浴场、土耳其蒸汽浴,到鼠疫蔓延后的两百年禁浴时光,再到为治疗霍乱研发的淋浴疗法,沐浴这件事在欧洲经历了漫长的发展。在中国古代,“洗三”礼仪象征着国人的重“生”情结。而从瓮堂到混堂,从简陋的公共浴室到功能一应俱全的洗浴城,再从浴缸到淋浴,澡堂的进化史不仅反映了洗浴模式的变化,更折射出中国人生活状态的嬗变。

#惊奇乱讲#
《看不见的城市与数字迁徙者》(一)惊奇组
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生活于其中的宇宙在呈现方式上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过去许多人习惯于具象式地认知世界,在数字时代,这一思维方式正在经历哪些冲击?在居家生活中,不断升级的虚拟设备和远程共享技术为健身、旅游、文娱、学习和工作提供的替代方案,究竟给我们带来了怎样的体验?

连载

《命运脱靶人》(六)那多
想要把小望离世前的具体资料从黑箱里拿出来,还需要一番周折。Miranda先前告诉过我,小望的曲线图和一位拆二代脱靶者非常像,在亲眼看到这位拆二代的三张曲线图后,我感到心脏重重一跳。我迅速拨通了Miranda的电话……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姐妹》刘柯依
深夜,一阵铃声把我从梦里叫醒,我拄着拐来到客厅,电话是老同学陈妍儿打来的,她告诉我小璇后天就要结婚了。第二天,我还是按照母亲的要求,如约和相亲对象王鹏见了面。小璇婚礼这天,满场欢笑,次日醒来,我才从陈妍儿那里得知,醉兮兮的我,在婚礼上做出了些不寻常的举动……

专栏

#耳证人#
《普里莫·莱维的启示》云也退
意大利作家、化学家普里莫·莱维曾是奥斯维辛的囚犯,在逃离集中营的三十年后,他完成了小说《元素周期表》。他用元素的名字来为每一个章节命名,也成功呈现出了化学过程的奇妙之处,却并不善于写出故事的戏剧性,笔下那么多集中营里的人物,也很少能给人留下印象,这或许是因为在他看来,集中营里受苦受难的人其实状况是大同小异的,幸存和死去,涉及的更多是道德问题,它们不会把个体的生命变得更加丰富。而当莱维将纳粹党徒处置囚犯的过程看作一个化学过程时,他也是在启发我们对理性进行更多的反思。

作者简答

项斯微 / 指间沙 / 孙未

编辑部推荐

电影 / 音乐 / 图书

信息台

“新闻晨报·周到”杯第二十五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参赛报名表及征文启事

 

<basefont id='evI'><acronym></acronym></basefont>
    <center id='yeZTID'><b></b></center><pre id='msqpMpKv'><ol></ol></pre>
    <marquee></marquee>
    <kbd id='cW'><address></address></kbd><i id='OWcPEQ'><tt></tt></i><legend id='xSFdMpGh'><small></small></legend>
      <listing id='gSHEoU'><blockquote></blockquote></listing><u id='JLkghy'><abbr></abbr></u>
        <dfn id='ZpQBlZAA'><blockquote></blockquote></dfn>
          <optgroup id='bLpkYSY'><sub></sub></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