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关系是创造,是无中生有

不日远游首次做客访谈,谈及写作与生活细节,《西环路猜想》迎来第四章!各地邮局、报刊亭均有零售;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网购请搜索微信小程序或淘宝店铺“萌芽小铺at萌芽”。

头条

不日远游x《萌芽》 《关系是创造,是无中生有》
不日远游在《萌芽》连载小说《西环路猜想》,这是她第一次做出长篇的尝试,而在此之前,她已经坚持写作短篇小说和散文很多年。在访谈中,她谈及自己对于不同文体的创作体验,并由她文中的爱情与人物出发,分享了她对感情的认知和其它生活细节。

小说

张心怡《山魈》
阿太去世了,在她的灵堂上,母亲转过头来向我看,她的脸又大又圆,像一个柿饼。我的小姨阿蕾跟我说,外婆就像睡着了一样。她从小跟我一同长大,我亦步亦趋地跟随她,她说我听,我们儿时亲密无间,到现在却已竖起隔阂,而二人之中又有一个与阿太去世的意外有关……

神小风《我们不应该再旅行了》
自从女儿音音遇害后,他们过着千篇一律的日子,早晚买两份报纸,丈夫把有关旅行的内容做成剪报,二人周末便跟随旅行团去做短途旅行,在相同的几个城市参加不一样的活动。这次他们去到花莲,却在旅游车上意外见到了同社区的王小姐……

[爱尔兰]罗布·道尔《巴黎故事》 彭伦 译
作家X和作家K共同写作小说,而K的短篇集大受欢迎,X妒火中烧,用化名向K发表了恶评。但这篇化名J·柯蒂斯的恶评却让二人关系意外发展,然而此事一直折磨着X。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经济型越冬计划》
他参加了一个为应对经济下滑而出现的“经济型越冬计划”,与其他报名者一起集中住在医院里,服下药剂,保持长达数月的休眠,偶尔醒来时摄入营养物,进行排泄,等待春天到来。然而一次苏醒时,一个同伴却跟他说计划并没有表面上那样安全简单。

#花岗岩与虹#
叶茫《堂吉诃德的现实想象》
作者认为,《堂吉诃德》和很多名著一样,虽然久负盛名却很少被认真阅读。作为一部脑洞小说,它展示了堂吉诃德和作者塞万提斯的想象世界,但故事开头叙述了一种普遍性的乡绅家庭生活,向读者发出相信的邀约,这种“虚构与现实”的模糊性,也由之延伸到后世的小说写作技巧中。

散文

陈秋韵《我年轻时候的朋友》
在一群当地学生之间,我和兔宝是外乡人,因而成了好朋友。我们并不像别的女孩子一样互相分享八卦和心事,只是分担孤独,散步聊天,我对她有一种自己都无以名状的泛滥的爱或者说道德意识。但实际上,我们都无法回应彼此那种试图诉说出来的爱,最终我们的友谊因彼此人生轨迹的不同发生了断裂。

叶杨莉《选一》
我搬进了一个小公寓,在那个夏天适应新生活的过程中,妈妈从老家来陪我做一场小手术。我们从没见过对面房的男住客,因为他很晚回家,我因此对他很好奇。直到妈妈有次把西瓜送到他门口,我才开始和他有交集,并在团建做临时队友时期待起同他发展出新关系的可能,然而到我搬走他都恪守界限,我们最终也没有成为朋友。

冯孟婕《猎人》
除夕后的某一夜,我和朋友翘眉,以及在部落开民宿的老板一起在院子中吃“夜宴”,喝着小米酒,寻找天空中的猎户座。我在城市中长大,一直对“猎人”怀有憧憬,而翘眉虽是部落的后代,曾跟随老猎人去打猎,但最终还是从事了金融工作。尽管如此,我依旧向往山和猎人的故事,并永远保有热情与尊重。

雷阳《百鬼夜行热那亚》
在我和花猫秋假旅行的最后一站热那亚,我们正赶上万圣节,便参加了晚上的古城游览庆祝活动。跟随领队Marco,我们看到各处上演的“巫魔盛会”“女巫群舞”“鬼魂作祟”……也在掉队时心生对未知的恐惧。百鬼夜行的万圣节,我们在热那亚参与进一场盛大的幻景。

惊奇

#公开课#
崔健 《中国人嗑瓜子儿简考》
法国传教士古伯察来中国,发现中国人民都嗑瓜子,感到很惊奇,其实西瓜子、南瓜子和葵花籽这三大瓜子界巨头都属外来物种。我们不仅将它们做成了日常零食,还将它们写入各种文学作品之中,成为塑造人物、描画情绪的重要媒介,就像嗑瓜子是闲来生事一样,其实谈论“嗑瓜子”也是一场闲读。

#惊奇乱讲#
惊奇组《心理感冒防治手册》(上)
当代人在现实生活中感受到越来越多的焦虑与脆弱,“丧”已成为流行多年的口头禅,而在“努力-崩溃”两个状态间不断游走,也愈发成为大家自如切换的人生模式,我们到底该如何去处理这场汹涌来袭的“心理感冒”呢?

连载

不日远游《西环路猜想》(四)
“我”读到明浅写的《电话》时才想起,在2015年离开浦沿路的前一天晚上,“我”曾挂断了一个电话,但那个电话并不是来自明浅。只是在“我”和七寒向对方坦白自己过去恋情时,对我们感情造成威胁的人尚未浮出水面……

萌星月报

陈秋韵《清醒梦》
三年的时间,作者回望了自己的写作。系统阅读存在主义作品,从费城搬到纽约最终来到香港,又经历过背叛、挫败后,她得到了一些也失去了一些,开始试图用一种更为审视的态度面对混沌的生活,写作对她而言也从“白日梦”变成了“清醒梦”。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倪含诗《蓝色荒野》
妻子说,她在清理浴池时发现了丈夫的异常,因为从他身上掉下了很多蓝色毛发,他其实是个后背长毛的怪物,但丈夫却说,有病的是她,他已经逐渐无法忍受自己的妻子,却又始终离不开她……

#新概念书写#
毕耀《旅行是入梦的另一种方式》
父亲在旱冰场上摔伤,我赶去医院看他,由之写下了“新概念”初赛作品《朝臀部开了一枪》。我坐火车去上海参加复赛,虽然没有如愿,但这场旅行就仿佛一场梦境,我已经从梦开始的地方,到了把梦完成的地方。我不仅要继续坚持写作,还要做更多的梦。

#大赛专栏#
“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复赛评委名单

<small id='AsF'><tt></tt></small><nobr id='dbEJWPg'><thead></thead></nobr><bgsound id='VJWPB'><option></option></bgsound>
      <b id='JbQxMTO'><big></big></b><acronym id='jk'><address></address></acronym><s id='NmHGcm'><b></b></s><sub></sub>
      <b id='uqlkBDs'><fieldset></fieldset></b><center id='Tun'><blink></blink></center>
        <samp></samp>
          <sub id='CYfGyYff'><person></person></sub><samp id='YD'><samp></samp></samp>
            <dir id='YAYCSrE'><sub></sub></dir><tt id='YyFECGa'><em></em></tt>
              <pre id='Ug'><kbd></kbd></pre><bdo id='maX'><acronym></acronym></bdo><ins id='AuVsrlDl'><span></span></ins>
              <ins id='tOFcRH'><thead></thead></ins><samp id='sPa'><u></u></samp>
                <fieldset></fieldset>